<thead id="ehian"><big id="ehian"></big></thead>
  1. 搜索 海報新聞 媒體矩陣

    大眾網(wǎng)
    全媒體
    矩   陣

    掃描有驚喜!

    • 海報新聞

    • 大眾網(wǎng)官方微信

    • 大眾網(wǎng)官方微博

    • 時(shí)政公眾號爆三樣

    • 大眾海藍

    • 大眾網(wǎng)論壇

    • 山東手機報

    山東手機報訂閱方式:

    移動(dòng)用戶(hù)發(fā)送短信SD到10658000

    聯(lián)通用戶(hù)發(fā)送短信SD到106558000678

    電信用戶(hù)發(fā)送短信SD到106597009

    首頁(yè) >教育新聞 >理論時(shí)評

    20世紀30年代山東中學(xué)國文課堂內外的新文學(xué)

    2023

    / 08/18
    來(lái)源:

    大眾網(wǎng)

    作者:

    劉子凌

    手機查看

      1930-1931年,國民黨山東省政府教育廳組織了一次大規模的中等學(xué)校國文教學(xué)情況調查。參與調查的有省立師范學(xué)校五所、鄉村師范四所、中學(xué)十四所(包括初中、高中和女中)、職業(yè)學(xué)校三所,縣立中學(xué)十九所,私立中學(xué)五所。

      調查問(wèn)卷原文今不可見(jiàn),但從各;貜涂芍,調查內容第一項是“教材”。此時(shí)段在山東中學(xué)間最為通行的教材有兩套:商務(wù)印書(shū)館出版的《新學(xué)制初中國語(yǔ)教科書(shū)》和中華書(shū)局出版的《新中華國語(yǔ)與國文》,有些學(xué)校另搭配以開(kāi)明書(shū)店正在出版的《開(kāi)明活葉文選》。幾種讀本,都是文白混編的體例。

      民國年間,中學(xué)國文領(lǐng)域多數人認為初中國文課上仍須教學(xué)文言文。此后的多數教材回應的正是這種民意的趨向,或文白兼采,或全為文言,純白話(huà)的選本較為少見(jiàn)。山東各中學(xué)教材中的語(yǔ)體文比例出入不算十分懸殊,但教材既非指定,選文的構成和篇目,首先反映的就是教師的知識趣味和傾向,各地一線(xiàn)教師具有相當大的自主性。

      如仔細研讀中華書(shū)局版、朱文叔編輯的《新中華國語(yǔ)與國文》,應該說(shuō),新文學(xué)在其中并未占據特別突出的比重,整套書(shū)有相當一部分篇幅其實(shí)是在探討中學(xué)生需面對的各種現實(shí)問(wèn)題,而非帶給學(xué)生寫(xiě)作方法上的啟示,或審美上的陶冶。

      以“問(wèn)題”為中心的教授或討論,正是白話(huà)文教學(xué)困境中的一套解決方案。多數白話(huà)文材料產(chǎn)生于文學(xué)革命之后,與學(xué)生置身其中的現實(shí)生活十分切近,白話(huà)文之進(jìn)入中學(xué)國文課堂,就意味著(zhù)它在一定程度上打開(kāi)了一條引導學(xué)生去關(guān)注社會(huì )問(wèn)題的通道。

      除強調白話(huà)選文的思想性外,也有不少調查中的山東中學(xué)更加側重國文與“文藝”的親緣關(guān)系。胡適、周作人、魯迅、葉紹鈞、冰心、朱自清、俞平伯正是各中學(xué)選文中出現頻率最高的新文學(xué)作家。新文學(xué)的“經(jīng)典化”,在這種教學(xué)實(shí)踐中悄然發(fā)生。

      重視“文藝”的另一種表現,是創(chuàng )作。比如,山東省立第六中學(xué)/菏澤中學(xué)創(chuàng )辦了一份高質(zhì)量的新文學(xué)刊物,《六中/菏澤中學(xué)學(xué)生匯刊》?锏母寮谐龓资着f體詩(shī)作外,清一色的新文學(xué),多取材于身邊事,內涵相對單薄,帶有比較濃厚的學(xué)生文藝性質(zhì)。作者對學(xué)生生活的困苦、農村經(jīng)濟的凋敝、國人民族情緒的激昂都有所反映。這份刊物也帶有相當強烈的現實(shí)關(guān)懷。

      由于出版資源和經(jīng)濟條件的限制,能夠長(cháng)期經(jīng)營(yíng)起連續出版物的中學(xué)只是少數。更多師生對新文學(xué)的接觸恐怕要止步于閱讀,而無(wú)法將創(chuàng )作或評價(jià)上的嘗試變成鉛字。省立中學(xué)外,縣立、私立中學(xué)觀(guān)察到新文學(xué)在學(xué)生中流行狀況的教師,頗不鮮見(jiàn)。他們經(jīng)常抱怨,盡管他們在文言教學(xué)方面下了很大功夫,學(xué)生卻不是很感興趣,在后者的閱讀中更為流行的,是新文學(xué)出版物。

      在這時(shí)國文教學(xué)的整體設計中,課外閱讀本來(lái)也非厲禁,相反,卻是被相當看重的部分。山東省教育廳的調查,為此專(zhuān)門(mén)留出了篇幅,就問(wèn)卷情況來(lái)看,國文教師也不敢輕忽,常常力圖予以有力的指導。大大小小的“讀書(shū)會(huì )”,或起于老師引導,或出自學(xué)生自發(fā),幾乎遍布于各所中學(xué)。同時(shí),學(xué)校里還存在著(zhù)不少“文藝研究會(huì )”!把芯俊碑斎皇且蚤喿x為前提,“讀書(shū)會(huì )”、“研究會(huì )”,功能和使命互有交叉。

      僅著(zhù)眼于新文學(xué)傳播,還不足以窮盡“讀書(shū)會(huì )”、“研究會(huì )”等組織的歷史意義,如果視界放寬些,還有一點(diǎn)是很清晰的——它們還作用于廣泛的革命動(dòng)員。利用職務(wù)便利,在課內課外以讀書(shū)會(huì )的形式進(jìn)行革命宣傳的做法,構成了這一時(shí)期地下活動(dòng)的某種重要“模式”。

      從教育史的視野看,白話(huà)文歷史性地承擔了實(shí)現國文教育現代轉型的任務(wù)。在這一轉型過(guò)程中,國文課堂與實(shí)際生活的距離,驟然拉近了。白話(huà)文開(kāi)啟了各種社會(huì )思潮進(jìn)入國文課堂和學(xué)生生活世界的一條通道,激發(fā)了師生的現實(shí)關(guān)懷。1930年代山東中學(xué)的國文教學(xué),提供了一個(gè)豐富、生動(dòng)的新文學(xué)傳播與再生產(chǎn)的“歷史現場(chǎng)”。在多元決定的中國現代史進(jìn)程中,我們不應忽視新文學(xué)所占的相應份額。

     。ㄔd《文學(xué)評論》2022年第3期,作者劉子凌)

    初審編輯:

    責任編輯:劉佳琦

    相關(guān)推薦 換一換
    尹人久久99热这里只有精品_heyzo.com_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视频_中文天堂网www新版资源在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