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head id="ehian"><big id="ehian"></big></thead>
  1. 搜索 海報新聞 媒體矩陣

    大眾網(wǎng)
    全媒體
    矩   陣

    掃描有驚喜!

    • 海報新聞

    • 大眾網(wǎng)官方微信

    • 大眾網(wǎng)官方微博

    • 時(shí)政公眾號爆三樣

    • 大眾海藍

    • 大眾網(wǎng)論壇

    • 山東手機報

    山東手機報訂閱方式:

    移動(dòng)用戶(hù)發(fā)送短信SD到10658000

    聯(lián)通用戶(hù)發(fā)送短信SD到106558000678

    電信用戶(hù)發(fā)送短信SD到106597009

    首頁(yè) >教育新聞 >理論時(shí)評

    錢(qián)穎一:非功利主義動(dòng)機才是建筑科學(xué)殿堂的根基

    2023

    / 11/22
    來(lái)源:

    海報新聞

    作者:

    手機查看

      近日,清華大學(xué)物理攀登計劃指導委員會(huì )主任錢(qián)穎一在清華大學(xué)物理“攀登計劃”啟動(dòng)儀式上致辭,勉勵在座學(xué)生:“在思考如何攀登之時(shí),更要多問(wèn)幾個(gè)為什么攀登這樣的問(wèn)題!

      致辭中,錢(qián)穎一引用了愛(ài)因斯坦《探索的動(dòng)機》中的原文,說(shuō)明科學(xué)研究的動(dòng)機的意義和重要性。他說(shuō),“在攀登科學(xué)高峰中,功利主義也能走遠,但非功利主義可以走得更遠,能夠跨越從0到1!比绻挥泄髁x,是不會(huì )出普朗克、愛(ài)因斯坦、楊振寧等科學(xué)大師的。

      撰文 | 錢(qián)穎一



      同學(xué)們、老師們:

      首先,歡迎清華大學(xué)物理“攀登計劃”首期班的60位同學(xué)們。首席教授朱邦芬院士為這個(gè)計劃成立了由 62位委員組成的指導委員會(huì ),他們中有清華大學(xué)校領(lǐng)導,有40位院士,可以說(shuō)是中國大學(xué)物理學(xué)教育的頂級配置。

      我是清華1977級數學(xué)專(zhuān)業(yè)本科生。網(wǎng)上流傳的一張我們年級當年上課的照片就是在這間教室——西階梯教室,照片上可以看到指導委員會(huì )委員高虹教授。我不是物理學(xué)家,也不是自然科學(xué)家,我是社會(huì )科學(xué)中的經(jīng)濟學(xué)學(xué)者,非常傾心于大學(xué)本科教育。今天是清華大學(xué)物理“攀登計劃”啟動(dòng)儀式,我想與同學(xué)和老師分享我對“清華物理”和“攀登”這兩個(gè)關(guān)鍵詞的一點(diǎn)感悟。

      清華大學(xué)1977級學(xué)生在高數課堂上。圖源:新華網(wǎng)

      先說(shuō)“清華物理” 。清華是一所綜合性大學(xué),學(xué)科覆蓋自然科學(xué)、社會(huì )科學(xué)、人文藝術(shù)等諸多領(lǐng)域。我有一個(gè)觀(guān)察,在清華歷史上,雖然各個(gè)學(xué)科都有它輝煌的歷史,不過(guò)物理學(xué)的歷史脈絡(luò )與清華歷史的“糾纏”,實(shí)屬獨一無(wú)二。

      剛才楊振寧先生為我們作了視頻致辭。楊先生從清華大學(xué)和西南聯(lián)大走出來(lái)并獲諾貝爾物理學(xué)獎,已是獨特。他于1938—1944年間在西南聯(lián)大就讀本科并在清華讀研究生,碩士論文導師是王竹溪教授。王竹溪于1933年畢業(yè)于清華大學(xué)物理學(xué)系,在30年代獲得劍橋大學(xué)博士后在西南聯(lián)大任教。而王竹溪在清華時(shí)的老師是葉企孫教授,他是1918年從清華學(xué)校畢業(yè)后獲得哈佛大學(xué)物理學(xué)博士,20年代回到清華并擔任物理學(xué)系第一任系主任。而葉企孫的老師輩就是梅貽琦先生,他在1909年獲得庚子賠款獎學(xué)金留美學(xué)習物理學(xué),畢業(yè)后于1915年到清華任教。

      由此可見(jiàn)清華物理學(xué)傳承的鏈條,始于清華學(xué)堂之前庚子賠款第一期的梅貽琦,經(jīng)過(guò)清華學(xué)校時(shí)期畢業(yè)的葉企孫,到清華大學(xué)時(shí)期畢業(yè)的王竹溪,再到西南聯(lián)大時(shí)期畢業(yè)的楊振寧,清華物理學(xué)科的歷史完整無(wú)缺地映射在早期清華歷史中,沒(méi)有其他學(xué)科能夠與之媲美。這個(gè)從梅貽琦開(kāi)始,經(jīng)過(guò)葉企孫、王竹溪、楊振寧,再經(jīng)幾代清華物理學(xué)子,包括在座的一些指導委員會(huì )委員,到今天清華物理“攀登計劃”的同學(xué)們,這種獨特的“清華物理”歷史點(diǎn)滴的連接,是我的一個(gè)感悟。

      再說(shuō)“攀登”,從攀登山峰說(shuō)起。我們首先會(huì )想到這樣的問(wèn)題:如何做好攀登的身體準備,基本體能訓練?如何挑選攀登的工具和設備,多帶或少帶?如何選擇攀登的最佳路線(xiàn),是否有捷徑?如何組織攀登的團隊,依靠集體的力量?如何吸取失敗者的教訓,不再重蹈覆轍?如何在精神上抵御挫折,不屈不撓?所有這些都是“如何”攀登山峰的問(wèn)題,是“how”的問(wèn)題。

      攀登科學(xué)高峰是類(lèi)似的。在物理學(xué)教育上,我們自然也會(huì )想到這樣的問(wèn)題:如何打好基礎,微積分、四大力學(xué)?如何學(xué)習課程,預習、復習?如何選修其他課程,多學(xué)還是少學(xué)?如何選擇升學(xué)路徑,出國還是在國內,搞理論還是做實(shí)驗?如何組成研究團隊?如何培養動(dòng)手能力?如何鍛煉意志?如何聽(tīng)取學(xué)長(cháng)們的教誨?所有這些問(wèn)題都是“如何”學(xué)習物理的問(wèn)題,也是“how”的問(wèn)題。

      這都是應該問(wèn)的問(wèn)題,但并非最重要的問(wèn)題。最重要的不是問(wèn)如何,而是問(wèn)為何:不是如何攀登,而是為何攀登;不是如何學(xué)物理學(xué),而是為什么學(xué)物理學(xué)。

      在攀登山峰中,有的人是為了鍛煉身體,呼吸山路上的新鮮空氣;有的人是為了挑戰自己,證明自己能行;有的人是為了受到關(guān)注,增加粉絲;有的人是為了爭得第一,打破紀錄;有的人是為了看到山頂上壯觀(guān)的風(fēng)光;也有的人是為了欣賞攀登過(guò)程中的美景。這些都是回答“why”問(wèn)題時(shí)的不同答案。

      在學(xué)習物理學(xué)中,有的人是為了找到好工作打下基礎;有的人是為了滿(mǎn)足父母的心愿;有的人是為了保研或出國;有的人是為了為國爭光;有的人是為了當院士;有的人是為了獲得各種獎項;有的人是為了興趣愛(ài)好;有的人是為了搞清楚世界的真相。這些也都是回答“why”的問(wèn)題時(shí)的不同答案。

      回答“為什么”問(wèn)題時(shí)的不同答案會(huì )有不同結果。愛(ài)因斯坦在1918年在柏林物理學(xué)會(huì )舉辦的普朗克60歲生日慶祝會(huì )上講的下面這段話(huà)醍醐灌頂:

      “在科學(xué)的廟堂里有各式各樣的人,他們探索科學(xué)的動(dòng)機各不相同。有的是為了智力上的快感,有的是為了純粹功利的目的,他們對建設科學(xué)殿堂有過(guò)很大的甚至是主要的貢獻。但是科學(xué)殿堂的根基是靠另一種人而存在。他們總想以最適當的方式來(lái)畫(huà)出一幅簡(jiǎn)化的容易領(lǐng)悟的世界圖像,他們每天的努力并非來(lái)自深思熟慮的意向或計劃,而是直接來(lái)自激情!

      這段話(huà)出自愛(ài)因斯坦題為《探索的動(dòng)機》那篇著(zhù)名講話(huà)。他的意思是,探索科學(xué)(包括物理學(xué))的動(dòng)機有多種多樣,或是功利主義的,或是非功利主義的。雖然功利主義動(dòng)機也能做出貢獻,但是非功利主義動(dòng)機才能建筑科學(xué)殿堂的根基。

      若干年前,我曾經(jīng)當面請教過(guò)楊振寧先生:為什么中國的大科學(xué)家很少,為什么中國人做出大的科學(xué)貢獻不多?楊先生回答說(shuō),中國教育培養“90分以下”的學(xué)生很成功,但是出現“90分以上”的學(xué)生很少。中國人也能做出不錯的研究,但是做出頂級工作很難。這是因為我們的傳統文化太入世了,太功利了。

      我很認同楊先生的判斷。當我們聚焦如何學(xué)習,如何研究的時(shí)候,當我們只問(wèn)“如何”的時(shí)候,我們對“為何”的默認回答是功利主義的,往往是短期功利主義的。功利主義也能出杰出人才,但是不會(huì )出普朗克、愛(ài)因斯坦、楊振寧,F在都在尋求如何培養杰出人才的秘訣,是在如何產(chǎn)生杰出人才上做文章,其實(shí)跳不出功利主義的動(dòng)機。追問(wèn)為什么,必然指向需要非功利主義的動(dòng)機。在攀登科學(xué)高峰中,功利主義也能走遠,但非功利主義可以走得更遠,能夠跨越從0到1。

      多年以后,回首人生,同學(xué)們將會(huì )回想起今天的啟動(dòng)儀式,并且感嘆能夠進(jìn)入“攀登計劃”,置身于清華物理獨特歷史之中的幸運。不過(guò),我更加期望你們在成為“攀登計劃”一員,在思考如何攀登之時(shí),更要多問(wèn)幾個(gè)為什么攀登這樣的問(wèn)題。正是那些喜歡追問(wèn)為什么的同學(xué),而不是只問(wèn)如何做的同學(xué),從他們中更有可能“冒出”杰出人才、科學(xué)大師。

    初審編輯:

    責任編輯:姜申濤

    相關(guān)推薦 換一換
    尹人久久99热这里只有精品_heyzo.com_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视频_中文天堂网www新版资源在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