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 海報新聞 融媒體矩陣
  • 山東手機報

  • 海報新聞

  • 大眾網(wǎng)官方微信

  • 大眾網(wǎng)官方微博

  • 抖音

  • 人民號

  • 全國黨媒平臺

  • 央視頻

  • 百家號

  • 快手

  • 頭條號

  • 嗶哩嗶哩

首頁(yè) >學(xué)校動(dòng)態(tài) >本科高校

珍藏的“三件套”,讓我感覺(jué)在母校身旁從未走遠

2024

/ 06/25
來(lái)源:

大眾網(wǎng)

作者:

于洪良

手機查看

  2024年9月26日,是母校聊城師范學(xué)院(今聊城大學(xué))的50歲生日。對即將到來(lái)的這一天的期盼,時(shí)不時(shí)讓自己穿越時(shí)光隧道,重現那與聊師的一幕幕、與《聊城師院報》一起走過(guò)的日子,清晰如昨,浮現眼前。特別是珍藏在我辦公室書(shū)櫥里的“三件套”,讓我感覺(jué)到自己在母校身旁從未走遠,年過(guò)半百的我依舊在恰逢盛年的母校的視線(xiàn)里。

  1989年的9月4日,我跨進(jìn)了聊城師范學(xué)院的大門(mén),這是35年后我仍舊清楚記得的日子?;赝麃?lái)時(shí)路,母校在我的青春歲月里留下的深深烙印,歷久彌新。

  念我母校,惠我實(shí)多;憶我師長(cháng),育我實(shí)多。

  院報記者證

  我至今珍藏的“三件套”之一,是我的《聊城師院報》記者證,編號第102號,有效期1990年12月至1993年7月。盡管當年的照片青澀之極,慘不忍睹,但這個(gè)瘦長(cháng)版的黑底金字記者證,是我在整整四年大學(xué)里最喜愛(ài)的,跟畢業(yè)證、學(xué)位證難分伯仲。

  1990年的三月間,正在中文系讀大一的我,終于在院報發(fā)表了自己的第一篇作品《“我們又幫廚來(lái)了”》,看著(zhù)自己的名字變成了鉛字,心里那個(gè)美呀,妙處難與君說(shuō)。也就是從這開(kāi)始,除了日常的專(zhuān)業(yè)學(xué)習以及學(xué)生會(huì )的事務(wù)之外,我把自己都獻給了院報。

  想想那幾年,手中的筆幾乎就沒(méi)有停止過(guò)(純手工方格稿紙寫(xiě)稿,那時(shí)電腦還遙不可及),膽子也挺大:消息、通訊、評論、散文隨筆等等,隨想隨寫(xiě),寫(xiě)了就興沖沖地爬樓到院報編輯部送稿子,然后就是扳著(zhù)指頭算出報紙的日子。一旦當期的院報有自己的稿子,不管一二三四版,不管啥體裁,那就高興大半天,然后整齊地疊起來(lái),放在床頭的箱子里。通常,在發(fā)稿費的日子里,會(huì )呼朋引伴去食堂打一份肉菜,犒勞一下。還有的時(shí)候會(huì )攢著(zhù)錢(qián),去北門(mén)外(西校區)的地攤上淘自己喜歡的舊書(shū)。我的第一本《現代漢語(yǔ)詞典》是在當時(shí)的辦公樓東面的小書(shū)亭里買(mǎi)的,定價(jià)16.9元,至今還在我家的書(shū)架上。

  當院報記者的日子里,很傲嬌也很有自信。不管是學(xué)校的大型會(huì )議還是哪個(gè)系的文體活動(dòng),直接趕到現場(chǎng)去采訪(fǎng),要是有人攔,就說(shuō)“我是院報記者”,不等人家反應過(guò)來(lái)就大搖大擺走進(jìn)去了。暑假里,采訪(fǎng)備戰省大學(xué)生運動(dòng)會(huì )的運動(dòng)員們,冒著(zhù)大毒日頭,跟著(zhù)運動(dòng)員一起流汗,幾天下來(lái)臉曬得黑乎乎的;冬季,采訪(fǎng)十公里越野的獲獎?wù)?,自己也是跑得氣喘吁吁生怕漏過(guò)一個(gè)細節。最難忘的是1991年的11月中旬,為了寫(xiě)一篇全院師生學(xué)習錢(qián)學(xué)森的稿件,先是在辦公樓會(huì )議室聽(tīng)會(huì ),然后打電話(huà)聯(lián)系采訪(fǎng)時(shí)間,爬辦公樓,上宿舍樓,折騰了大半個(gè)下午,揣著(zhù)十多頁(yè)密密麻麻的采訪(fǎng)記錄回到宿舍,顧不上吃飯就開(kāi)始寫(xiě),到了熄燈時(shí)還沒(méi)寫(xiě)完,只好到一樓傳達室那里,借了個(gè)小方凳,在昏黃的電燈下,攤開(kāi)稿紙繼續寫(xiě)……當稿子在院報大篇幅刊登,后來(lái)又在《聊城日報》頭版刊登后,那些勞累早已經(jīng)煙消云散。

  追隨《院報》的那些日子里,“乒乓牛人”王剛總編機敏詼諧、多才多藝的馬中祥老師樸實(shí)真誠、慈祥和善的宋寶和老師大度沉穩,深沉寫(xiě)在臉上的姚啟明老師平實(shí)謙恭,直來(lái)直去的王鳳剛老師快言快語(yǔ),都令我和同伴們感覺(jué)“院報如家”。還有時(shí)任編輯助理的歷史系付建民、張辛同學(xué),對我的投稿總是不厭其煩,反復潤色修改,關(guān)照有加,古道熱腸。往事并不如煙。畢業(yè)后,跟建民、張辛在濟南工作,經(jīng)常見(jiàn)面,這不是莫大的緣分嗎?

  當了幾年院報記者,除了發(fā)表過(guò)百余篇作品,還多次被評為模范撰稿人或者先進(jìn)個(gè)人或者優(yōu)秀記者。這些榮譽(yù)對我這樣一個(gè)農家子弟而言彌足珍貴,至關(guān)重要。再后來(lái),王秀清老師擔任《聊城大學(xué)報》總編,2017年在成都的全國高校校報年會(huì )上囊括好新聞評選6個(gè)一等獎,堪比清華北大,一時(shí)傳為美談,讓我等望塵莫及。那時(shí)我已經(jīng)擔任省內一家大學(xué)校報的社長(cháng)兼主編。這些年來(lái),我經(jīng)常在培訓會(huì )上講起我與《聊城師院報》的故事,還約法三章:學(xué)生記者的稿費就高、給學(xué)生記者頒發(fā)年度評選表彰的獎品不怕花錢(qián)、學(xué)生記者評優(yōu)或就業(yè)或考研全力相助……

  作家老舍先生曾說(shuō):“人生最值得紀念的是大學(xué)生活那一段。它是清醒的、意識的、自動(dòng)的、努力向上的生活,而且是后半世生活的根基?!闭\哉斯言。青春與夢(mèng)想在菁菁校園得以激活與升華,聊師如同一片肥沃的土壤,而我的青春則在這片土壤上汲取營(yíng)養、不斷地提升自己?,F在的我,靜下來(lái)時(shí)常會(huì )想起,如果1989—1993年我與院報沒(méi)有這份不解之緣,那我現在會(huì )怎樣?盡管這個(gè)記者證是一個(gè)短期的“內部糧票”,但卻給了我信心和遠方,給我插上了為夢(mèng)想而努力的翅膀,讓我一路走來(lái),堅定且從容。

  泛黃的剪報本

  我把在聊師讀書(shū)期間發(fā)表的作品做成了一個(gè)剪報本,這是“三件套”之二。

  到1993年7月臨近畢業(yè)之時(shí),我已經(jīng)在院報、中國青年報、大眾日報、聊城日報、魯西晚報等發(fā)表文章百余篇,那時(shí)都插在一個(gè)大號的硬皮本子里。毫無(wú)疑問(wèn),當年我畢業(yè)來(lái)省城工作,這些作品顯然是給力的。

  敝帚自珍。我把這些作品從聊城帶到了濟南。剛工作的一個(gè)月,就用當時(shí)的針式打印紙厚厚的訂了一個(gè)本子,橫式的,左邊的針孔里用金色的四絲繩穿起來(lái),然后利用業(yè)余時(shí)間,把自己的作品按照發(fā)表的時(shí)間為序,做成了一個(gè)剪報本。記得剛開(kāi)始認識女友時(shí),給她翻看這個(gè),一下子加快了我們的戀愛(ài)進(jìn)程。

  這三十多年來(lái),不管我在哪個(gè)單位或者調換辦公室,這本剪報本始終是我的“心頭肉”“掌中寶”,因為這里面有我的青春記憶、有我的母校情緣、有我的新聞夢(mèng)想。

  記得剛參加工作的四五年間,一度想走出大學(xué)校門(mén),跳槽到社會(huì )新聞媒體去謀職。當時(shí)有幾次報名面試的時(shí)候,都是帶著(zhù)這本剪報本去的。很顯然,對方翻看的這本剪報本,是給我加了“印象分”的。

  后來(lái),盡管沒(méi)能從大學(xué)校園走出去,但是,從聊師中文系、從院報修煉的愛(ài)寫(xiě)東西的好習慣一直沒(méi)有擱下,哪怕工作忙或者家務(wù)事多。這本剪報本,是我的起跑線(xiàn),也是母校賦予我的“童子功”。從參加工作至今,無(wú)論是為評職稱(chēng)、報課題的學(xué)術(shù)論文還是自己喜好的新聞評論、散文隨筆,有了想法就寫(xiě)出來(lái),然后投稿,等待發(fā)表。及至年歲漸長(cháng),在單位被人家奉承為“一支筆”“筆桿子”云云,自己謙虛幾下就笑納了,呵呵。

  如今,這本剪報本已經(jīng)泛黃,里面的作品(報紙)更顯古舊。但是,看到一篇作品時(shí),當年的那些事兒依稀可見(jiàn)。比如,1990年9月,第十一屆北京亞運會(huì )之際,我和山泉、山石合作的《圣火,點(diǎn)燃了祖國之愛(ài)》在院報三版刊發(fā),大標題加大圖片,很有沖擊力。文章發(fā)表幾天后的一個(gè)晚上,我正在宿舍看書(shū),幾個(gè)高年級師兄怒氣沖沖地闖進(jìn)來(lái),質(zhì)問(wèn)我,“我們班也為亞運會(huì )捐款了,為什么沒(méi)寫(xiě)進(jìn)去?”我一頭霧水,哭笑不得。在旁邊的班長(cháng)連忙解圍,應付了事。后來(lái),這幾位師兄也在濟南工作,大家相聚時(shí)聊起這件“糗事”,一笑泯恩仇,罰酒了結。

  這么多年來(lái),我在大學(xué)從事新聞宣傳工作,憑著(zhù)這本剪報本,也跟許多的社會(huì )媒體記者“打得火熱”,畢竟有共同語(yǔ)言吧,讓人家感覺(jué)“老于不算外行”。更奇妙的是,憑著(zhù)聊師校報記者的這一段經(jīng)歷,也結緣了任立春、孫榮光、王黎等年輕的校媒人。

  不管今后我在哪里,這本剪報本都會(huì )和我廝守相伴,不離不棄。

  厚厚的通訊錄

  “三件套”之三,是一本厚達653頁(yè)的《聊城師范學(xué)院校友通訊錄》(1974-1999)。當年是母校建校25周年校慶,至今四分之一世紀過(guò)去矣。

  墨綠色的封面,顯得青春朝氣;茅盾先生題寫(xiě)的“聊城師范學(xué)院”六個(gè)大字俊雅清朗;扉頁(yè)上有季羨林先生手書(shū)的“敬業(yè)博學(xué) 求實(shí)創(chuàng )新”校訓;還有校歌《飛向美好的明天》等等。

  《通訊錄》的正文是黃紙黑字,分為歷屆學(xué)生校友、歷屆研究生校友、現任教工校友、在外教工校友、離退休教工校友、調出教工校友等六個(gè)部分。當時(shí),全校共有15個(gè)“系”,還沒(méi)有“系改院”。

  我們中文系八九級二班在第51-52頁(yè)。我們是個(gè)中師推薦班,絕大多數同學(xué)是先畢業(yè)于“小中專(zhuān)”,后經(jīng)推薦考試來(lái)的聊師。入校時(shí)全班40人,到大三時(shí)又來(lái)了10位專(zhuān)升本的同學(xué)。到畢業(yè)時(shí),僅有四對牽手結緣,成功率委實(shí)不高。三十多年過(guò)去,當年的畢業(yè)照片漸漸發(fā)黃,跟2003、2013、2023年的夏天先后舉辦10年、20年、30年班慶回母校的照片相比,當年意氣風(fēng)發(fā)的領(lǐng)導老師們大多退休,頤養天年,而我們中男同學(xué)的頭發(fā)少了肚子大了眼睛花了,女同學(xué)的臉蛋也不如當年的水靈剔透……改變的是容顏,不變的是情緣。

  “人無(wú)法選擇自然的故鄉,但人可以選擇心靈的故鄉”,這是流傳于哈佛大學(xué)的一句名言。人的一生哪怕飛得再遠、再高,也需要有幾座歇息的暖巢。這樣的暖巢一輩子沒(méi)有幾個(gè),除了故鄉,便是見(jiàn)證我笑過(guò)、哭過(guò)、愛(ài)過(guò)、走過(guò)的這所大學(xué)——聊大。如果說(shuō)這本《通訊錄》是一條紐帶,它纏連著(zhù)我和母校;它又像一條橋梁,維系著(zhù)我和青蔥大學(xué)歲月的所有過(guò)往。這些年里,裝在大信封里的《聊城師院報》或者《聊城大學(xué)報》定期翩然飛至我的辦公桌,哪怕期間從A單位調到了B單位C單位,母校校報依舊把我記在心上,總牽掛、不曾忘。

  青春如舞,歲月如歌。聊大是我漫漫人生征途的一個(gè)重要而珍貴的驛站,因為這里存放著(zhù)我數不清的青春記憶。那些歲月在心底,已漸漸凝聚,我從來(lái)不需要想起,因為永遠也不會(huì )忘記。

  這本《通訊錄》,二十多年來(lái)一直在我的書(shū)櫥里,透過(guò)透明玻璃,它猶如一雙滿(mǎn)是善意、眷顧的眼睛,督促著(zhù)我不敢懈怠,用力向前。

  永遠地感恩聊師,今生有你;

  真誠地祝福聊大,生日快樂(lè )!

  (作者于洪良,1989級聊城師范學(xué)院中文系漢語(yǔ)言文學(xué)專(zhuān)業(yè)學(xué)生?,F任山東財經(jīng)大學(xué)黨委委員、宣傳部部長(cháng)兼校報社長(cháng)、主編,教授、博士;山東省作家協(xié)會(huì )會(huì )員、山東高校校報研究會(huì )副理事長(cháng))

責編:秦瑾


審簽:路時(shí)川

責編:秦瑾


審簽:路時(shí)川

相關(guān)推薦 換一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