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 海報新聞 媒體矩陣

大眾網(wǎng)
全媒體
矩   陣

掃描有驚喜!

  • 海報新聞

  • 大眾網(wǎng)官方微信

  • 大眾網(wǎng)官方微博

  • 時(shí)政公眾號爆三樣

  • 大眾海藍

  • 大眾網(wǎng)論壇

  • 山東手機報

山東手機報訂閱方式:

移動(dòng)用戶(hù)發(fā)送短信SD到10658000

聯(lián)通用戶(hù)發(fā)送短信SD到106558000678

電信用戶(hù)發(fā)送短信SD到106597009

首頁(yè) >教育新聞 >理論時(shí)評

自媒體時(shí)代青年亞文化的特征與功能分析

2022

/ 04/01
來(lái)源:

大眾報業(yè)·大眾網(wǎng)

作者:

卜建華

手機查看

  青年亞文化的表現形式多樣,具有強大的生機與活力,以及非常大的創(chuàng )造力。同時(shí),風(fēng)格獨特新潮的青年亞文化表現也具有強大的功能特性,作為青年獨特的表達和溝通方式,也在言行舉止間體現了新時(shí)代青年的價(jià)值取向和價(jià)值選擇。具有新時(shí)代獨特代表的青年亞文化也在社會(huì )中凸顯出其獨特的價(jià)值和功能,迅速發(fā)展的網(wǎng)絡(luò )和新媒體等平臺的日益壯大,使得青年亞文化有了更加肥沃適合的土壤,青年亞文化的發(fā)展和拓寬速度更加迅捷,以自身獨特的特點(diǎn)引領(lǐng)著(zhù)青年文化的發(fā)展。

  一、青年亞文化的特征

  青年亞文化是青年這一特定群體創(chuàng )造、踐行和流行的一種特有的文化價(jià)值體系、思維方式和生活方式。青年亞文化的研究起始于20世紀的60年代,英國伯明翰學(xué)者開(kāi)始研究與關(guān)注青年亞文化,伯明翰學(xué)派認為青年亞文化的流行實(shí)質(zhì)上是對體現資本主義中等收入群體價(jià)值觀(guān)的英國主流文化的對抗,在資本主義和平時(shí)期,階級的對立體現在文化領(lǐng)域,處于社會(huì )底層的平民階級因為無(wú)法進(jìn)入主流社會(huì )而自創(chuàng )了一種時(shí)尚文化,這種文化實(shí)質(zhì)上具有對抗的文化象征?梢(jiàn),青年亞文化兼容了亞文化與青年群體的共有規律,從而具有與社會(huì )主流文化而不同的獨有的、時(shí)代性特征。

  1、行為的抵抗性。“對抗”是青年亞文化研究的關(guān)鍵詞之一,也是英國伯明翰學(xué)派早起青年亞文化研究的重要成果。新媒體時(shí)代背景下青年亞文化與社會(huì )主流文化更呈現出一種抵抗性的姿態(tài)。青年亞文化是相對于社會(huì )主流文化而言,是青年群體存在著(zhù)與社會(huì )主流文化不同的價(jià)值觀(guān)念與行為模式,從而青年亞文化相對于社會(huì )主流文化而言具有邊緣性與行動(dòng)的抵抗性,青年群體在政治社會(huì )化的過(guò)程中,由于青年正處于思想成長(cháng)的過(guò)程中,還沒(méi)有形成比較徹底與穩定的社會(huì )化結果,所以青年在面對紛至沓來(lái)的各種亞文化,容易導致價(jià)值觀(guān)的認同危機,青年亞文化不具備與社會(huì )主流文化相抗衡的強大力量,而且與社會(huì )主流文化的競爭中也處于邊緣性與弱勢地位。青年亞文化產(chǎn)生源于社會(huì )結構矛盾、階級問(wèn)題以及相應產(chǎn)生的文化矛盾,目的是解決主流文化中仍然存在的階層矛盾問(wèn)題,為各種社會(huì )問(wèn)題提供“象征性的解決方案”,盡管這種抵抗最終無(wú)法解決實(shí)際問(wèn)題但能通過(guò)風(fēng)格化的抵抗表達出青年群體的要求,表達出草根青年群體對強勢文化的不滿(mǎn)和弱勢群體的同情。隨著(zhù)中國社會(huì )的急劇轉型與社會(huì )分化的不斷加深,各種利益資源加快配置,貧富分化不斷加劇,不同群體利益集團的矛盾頻發(fā),道德恐慌與社會(huì )焦慮不斷加深,青年群體面對這些社會(huì )消極現象出現感到迷茫、恐慌、苦惱、不安與焦慮,面對社會(huì )挫折與社會(huì )焦慮,青年群體為了表達自己的不滿(mǎn)與存在,體現青年群體獨特的心理意識與話(huà)語(yǔ)權力,青年亞文化以對社會(huì )主流文化的抵抗性行動(dòng)來(lái)表達自身的價(jià)值關(guān)懷與行動(dòng)指南,青年亞文化的抵抗性文化行為預示著(zhù),一方面可以提升自身的社會(huì )地位與社會(huì )存在感,另一方面,也對青年群體自身的精神世界提供價(jià)值導向與精神支持。

  2、風(fēng)格的獨特性。青年亞文化以區別于社會(huì )主流文化的風(fēng)格與樣式來(lái)表達自己的社會(huì )存在,與一般的文化沖突不同,正是它的偏離,使的青年亞文化打上了容易辨認的文化標記與痕跡!按嬖谟诔扇吮亲拥紫碌牧眍(lèi)文化,它擁有不同的語(yǔ)言,特殊的象征符號記憶和更為重要的價(jià)值系統。所有這些使它遠離了主體社會(huì )所建立的體系和目標”。在當前社會(huì )轉型期的中國,相對于社會(huì )主流文化的壓倒性競爭優(yōu)勢,青年亞文化選擇獨特的、奇異的文化行為來(lái)抵抗主流文化的包容與消解,特別是在新媒體環(huán)境中隨時(shí)隨地體現出個(gè)性化、獨特性追求,主要包括惡搞、諷刺、挖苦、自嘲、戲謔等方式,其中“惡搞”是新媒體時(shí)代最主流的文化符號,體現著(zhù)青年亞文化的獨異性與非規范性。特別是網(wǎng)絡(luò )技術(shù)的興起,給青年亞文化的個(gè)性表達方式提供了便捷的載體,使青年亞文化打破時(shí)空的限制,通過(guò)對時(shí)尚符號的應用實(shí)現個(gè)性的張揚、表達心理上的反叛和對社會(huì )主流文化的反抗,極大地嵌入到青年的日常生活中去。比如“杜甫很忙”網(wǎng)絡(luò )惡搞事件。雖然“惡搞”具有極強的顛覆性,但其生命力非常短暫,因為其文化資源是改編、解構和嫁接主流多種文化要素而形成的,是既沒(méi)有完整體系,又沒(méi)有強大的文化生命力的暫時(shí)性的文化產(chǎn)品。所以,青年亞文化的文化產(chǎn)品或者文化行為在經(jīng)過(guò)短時(shí)的興奮之后,留下的是更加空虛的心靈和更加矛盾的價(jià)值觀(guān)沖突。

  3、結局的收編性。青年亞文化通過(guò)反叛與解構的方式來(lái)消解社會(huì )主流文化,青年亞文化由于缺乏穩定的社會(huì )心理與行為方式而缺乏強大的生命力,其文化根基的脆弱性、階段性導致在與社會(huì )主流文化競爭方面而處于劣勢。為了糾正與社會(huì )主流文化競爭的劣勢,青年亞文化通常通過(guò)以反叛、戲謔、解構社會(huì )主流文化而顯示自身獨特的社會(huì )存在。諸如十多年前的“芙蓉姐姐”,“80后”木子美等文化行為具有極大的前衛性和解構正統文化的雄心。青年亞文化的這種文化競爭方式一直延續到現在,比如基于社交軟件的“約炮”行為、支持同性戀愛(ài)等文化態(tài)度等,都強烈地沖擊著(zhù)社會(huì )主流文化與社會(huì )主義核心價(jià)值觀(guān)。雖然這種文化競爭行為在短時(shí)間內引起了極大的社會(huì )關(guān)注,但狂歡與愉悅之后,還是遭到了社會(huì )主流文化的不解與置疑。新媒體時(shí)代背景下的青年亞文化與社會(huì )主流文化是相對的概念,隨著(zhù)時(shí)代的發(fā)展與社會(huì )的進(jìn)步,亞文化也會(huì )成為社會(huì )主流文化,社會(huì )主流文化也會(huì )逐漸被邊緣化,青年亞文化完全有可能成為社會(huì )主流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。一是社會(huì )主流文化吸納與招安青年亞文化,從而喪失獨立性與反叛性,從而成為社會(huì )中主流文化的一部分;二是商業(yè)文化收購青年亞文化,使青年亞文化失去自主性與獨立性。

  4、地位的邊緣性。亞文化是與主流文化相對應的概念,它一般屬于與主流社會(huì )群體不同的次級群體、邊緣群體。亞文化又稱(chēng)小文化、集體文化,基本上是處于社會(huì )低端與中端,尚未取得社會(huì )主要意識形態(tài)話(huà)語(yǔ)權的文化形態(tài),是從屬、次要與支流的文化,它代表的是一個(gè)社會(huì )中處于邊緣的群體利益,它是某一次級群體成員共有的獨特信念、價(jià)值觀(guān)和生活習慣。由亞文化的概念與理論內涵可以看出,亞文化相對于社會(huì )主流文化而言,具有地位的邊緣性特征。亞文化有著(zhù)與主流文化不同的價(jià)值取向,對主流文化采取抵抗、顛覆的態(tài)度。青年亞文化是對社會(huì )主流文化的補充與消解,當前網(wǎng)絡(luò )雖已賦予個(gè)體相對自由的活動(dòng)和表達空間,但社會(huì )主流文化網(wǎng)絡(luò )傳播始終是占據絕大部分網(wǎng)絡(luò )空間,擁有主導權和話(huà)語(yǔ)權,而處于邊緣的青年亞文化群體擁有的話(huà)語(yǔ)權實(shí)則不多,所以不可能為大眾所廣泛認知和接受。

  5、價(jià)值認同的顛覆性。在社會(huì )逐步發(fā)展的過(guò)程中,青年群體容易發(fā)生身份危機,由于其在社會(huì )的定位并未完全確定,介于稚嫩到成熟的關(guān)鍵時(shí)期,還不能完全肩負起社會(huì )的分工,又處于初踏社會(huì )的迷茫期,因此很容易對于自己的身份產(chǎn)生一種迷茫和危機感。與此同時(shí),他們也沒(méi)有形成與主流文化競爭的強大文化力量,因此他們在與主流文化的競爭中被邊緣化。隨著(zhù)中國社會(huì )轉型的深入,各種利益資源不斷加速,各利益集團之間頻繁發(fā)生沖突,青年群體為了表達自己的主題,充分反映自己的話(huà)語(yǔ)權,他們用抵抗行動(dòng)來(lái)表達自己的價(jià)值關(guān)懷和行為取向。他們普遍認為這種抗拒的文化行為一方面可以改善自己的地位,另一方面可以為內心世界提供精神和價(jià)值支持,所以,形成的青年亞文化與社會(huì )主流文化在價(jià)值選擇中存在很大程度上的顛覆。

  6、未來(lái)趨勢的前瞻性。隨著(zhù)互聯(lián)網(wǎng)的快速發(fā)展,網(wǎng)絡(luò )技術(shù)得到了廣泛的應用和推廣,促進(jìn)了人與人之間在互聯(lián)網(wǎng)絡(luò )中的緊密溝通和交流,這個(gè)過(guò)程中也促使了以互聯(lián)網(wǎng)技術(shù)為途徑的網(wǎng)絡(luò )語(yǔ)言的出現,這種青年亞文化帶有十足的前瞻性特征。一方面,這種文化交流為人們的交流和溝通增添了一些個(gè)性化的色彩,生動(dòng)地反映了亞文化的內涵和特征;另一方面,語(yǔ)言具有不同的含義,在一定程度上,它對傳統文化中的語(yǔ)言意義有一定的消解作用。由于缺乏強烈的文化活力、文化內涵,青年亞文化在主流文化的競爭中始終處于劣勢。于是,為了扭轉這種文化競爭的弊端,青年群體經(jīng)常利用傳統文化的反叛和解構來(lái)實(shí)現自身文化主體的存在,這種青年亞文化的文化競爭一直延續到現在,如對同性戀愛(ài)情的支持和其他文化態(tài)度等,都強烈影響了我國傳統文化和現有的主流價(jià)值觀(guān),雖然這種文化競爭在短時(shí)間內引起了社會(huì )的廣泛關(guān)注,但在狂歡和歡樂(lè )之后,卻對傳統文化產(chǎn)生了一定消解和質(zhì)疑,不利于傳統文化與青年亞文化的和諧共生。

  可見(jiàn),由青年亞文化的特征可以看出,青年亞文化是相對于社會(huì )主流文化而言,青年亞文化可以分為健康青年亞文化、中性青年亞文化和不良青年亞文化。毋庸置疑,健康的青年亞文化不僅是社會(huì )主流文化的有益補充,也能夠促進(jìn)青年群體思想的健康成長(cháng),是值得提倡與鼓勵的一種社會(huì )文化,而不良的青年亞文化不僅對社會(huì )主流文化帶來(lái)消解與侵蝕,而且對青年群體的健康成長(cháng)帶來(lái)不良影響。

  二、青年亞文化具有的社會(huì )功能

  青年亞文化是隨著(zhù)新時(shí)代青年群體一代的成長(cháng)而不斷豐富和發(fā)展的,而隨著(zhù)青年的成長(cháng),青年亞文化中也不斷注入青年在社會(huì )文化中習得的世界觀(guān)、人生觀(guān)和價(jià)值觀(guān),這種文化價(jià)值會(huì )在潛移默化中滲透到社會(huì )主流文化中,不斷更新和豐富社會(huì )主流文化的價(jià)值體系。正是由于自身具備的這種吸收、選擇和創(chuàng )新功能,使得青年亞文化成為了構成和促進(jìn)社會(huì )文化和價(jià)值體系不斷發(fā)展和推陳出新的不竭力量。不僅如此,青年亞文化與社會(huì )主流文化具有鮮明的對抗性,一些觀(guān)點(diǎn)和意見(jiàn)與主流文化相背離,但并非所有與主流文化相背離的文化價(jià)值觀(guān)都是反面的,從客觀(guān)來(lái)看有一些觀(guān)點(diǎn)是對青年群體所了解和關(guān)注的社會(huì )灰色角落的曝光和揭露。我們深刻分析青年亞文化所具備的表象和深層內涵可以發(fā)現當代社會(huì )現象中存在問(wèn)題并及時(shí)制定高效政策,以完善和豐富社會(huì )主流價(jià)值文化。

  一是青年亞文化具有多樣性功能。這種社會(huì )功能的多樣性主要從表現途徑和表達方式兩個(gè)方面可以體現。多樣性的表現途徑主要依賴(lài)于當前網(wǎng)絡(luò )技術(shù)的不斷進(jìn)步,大量形形色色APP的開(kāi)發(fā);多樣性的表達方式主要是當今層出不窮的網(wǎng)絡(luò )流行語(yǔ)和大量的表情包的運用是網(wǎng)絡(luò )表達更加形象和豐富。新媒體的即時(shí)性、快捷性與便捷性為青年亞文化的多樣性演變與創(chuàng )新發(fā)展提供了騰飛的翅膀。新媒體技術(shù)的即時(shí)性的互動(dòng)與裂變式傳播匯聚著(zhù)每一個(gè)青年個(gè)體,新媒體技術(shù)的快捷性擴散使的青年亞文化符號編碼、解碼、再度編碼得以聚生的場(chǎng)所,“高富帥”、“屌絲”、“囧糗”等亞文化文本的個(gè)性呈現催生出諸如惡搞文化、“屌絲”文化、糗文化、山寨文化等一系列新型青年亞文化形態(tài)。微媒介對元敘事“去中心化”的消解使當下的青年亞文化呈現出后現代化的大眾圖景,微客們參與式的集體智慧給予了微媒介一系列的非官方賦權,他們在與主流青年文化爭取自身文化空間的同時(shí),也集體性地試圖確認一種能被所在群體認同的新的價(jià)值傾向。犬儒主義、反理性主義、新自由主義、歷史虛無(wú)主義等一系列不同價(jià)值傾向的新呈現已關(guān)涉到當前青年亞文化整體特質(zhì)的變異及其走向。而與此同時(shí),微時(shí)代青年亞文化價(jià)值傾向的新變化并不能抹去亞文化始終存在的“結構性對立關(guān)系”,在亞文化的“生產(chǎn)—編碼—播撒”的每個(gè)環(huán)節也始終存在著(zhù)他們對于社會(huì )結構矛盾的關(guān)注和傳達,主體與工具的關(guān)系被重新確立后的自我化表征下也難掩對現代性的焦慮。

  二是青年亞文化具有流動(dòng)性功能。社會(huì )存在決定社會(huì )現實(shí),不同的社會(huì )存在具有不同的社會(huì )文化。青年亞文化是一種流動(dòng)的文化,特別是新媒體時(shí)代青年亞文化的流動(dòng)性功能更加突出。隨著(zhù)青年的成長(cháng)不斷進(jìn)入成人社會(huì ),青年的思想的不斷成熟與完善,青年亞文化的某些價(jià)值觀(guān)念與生活方式會(huì )不斷滲透到社會(huì )主流文化中去,社會(huì )主流文化的價(jià)值觀(guān)念與生活方式也滲透到青年群體的思維方式中,青年亞文化的不斷滲入與流動(dòng),也使得社會(huì )主流文化和社會(huì )主流價(jià)值觀(guān)不斷得到一種更新的狀態(tài)。從時(shí)代發(fā)展的角度來(lái)說(shuō),每一時(shí)代的青年亞文化都有時(shí)代的烙印,每一時(shí)代的青年都有自身的選擇與創(chuàng )新,不同時(shí)代的青年亞文化具有獨特的社會(huì )價(jià)值與現實(shí)意義。青年亞文化的流動(dòng)性與創(chuàng )新性功能是導致社會(huì )主流文化與社會(huì )主流價(jià)值觀(guān)持續更新與發(fā)展的動(dòng)力之源。青年群體對新鮮事物總是充滿(mǎn)好奇,為了滿(mǎn)足這種好奇的欲望,青年們往往會(huì )在一段時(shí)間后從一種類(lèi)型的群體轉向新型的群體,或者披上不同的“外衣”在多種類(lèi)型的網(wǎng)絡(luò )亞文化間穿梭和輾轉。

  三是青年亞文化在一定程度上對主流文化具有顛覆性功能。青年亞文化是青年群體對于某種熱點(diǎn)產(chǎn)生自發(fā)的核心倡導或者相關(guān)組織,由此而暢所欲言、自由宣泄個(gè)人意見(jiàn)而形成的文化價(jià)值。雖然某一時(shí)刻的號召力比較強,但缺乏長(cháng)期定向的目標導向,會(huì )隨著(zhù)社會(huì )的發(fā)展或者互聯(lián)網(wǎng)的傳播內容而發(fā)生急劇變化,這個(gè)群體也會(huì )產(chǎn)生巨大影響,因此經(jīng)常出現“其興也勃焉,其亡也忽焉”的景況。這種現象在各大網(wǎng)絡(luò )平臺的論壇、討論間、彈幕等體現非常的明顯,從互聯(lián)網(wǎng)直播平臺到qq聊天群;從微博評論到朋友圈點(diǎn)贊;從百度貼吧到國外油管平臺,這種現象在青年群體中已經(jīng)習以為常、自然而為,也充分體現出了新時(shí)代青年的個(gè)性與張揚。青年亞文化對社會(huì )主流文化和正常社會(huì )秩序采取的是一種顛覆性的態(tài)度,實(shí)質(zhì)上反映出青年人的好奇、逆反的心理特征,通過(guò)時(shí)尚流行、風(fēng)格獨特、個(gè)性張揚、逆反批判的文化符號表達對社會(huì )主流文化的反抗,對某些社會(huì )傳統規范的反叛。這種顛覆性功能主要來(lái)自于青年群體對現實(shí)社會(huì )所存在的不合理現象和矛盾突出問(wèn)題的不滿(mǎn)而通過(guò)網(wǎng)絡(luò )表達憤怒、嘲諷等情緒,并對主流文化中掌握話(huà)語(yǔ)權的“權威”提出質(zhì)疑。也表達了青年亞文化對社會(huì )主流文化的偏離與抗爭,實(shí)質(zhì)上是青年亞文化的一種逆反心理。

  三、青年亞文化的個(gè)體功能

  青年亞文化在發(fā)展的過(guò)程中已經(jīng)成為了社會(huì )中青年群體普遍接受和認同的一類(lèi)文化形式,它所具有的價(jià)值觀(guān)念同樣被青年群體所接受和認同,所以,青年亞文化在青年的成長(cháng)和發(fā)展過(guò)程中已經(jīng)起到了較為重要的作用。青年群體正逐漸成長(cháng)為社會(huì )的中堅力量,青年亞文化通過(guò)批判、泛娛樂(lè )、詼諧、輕松等青年群體樂(lè )于接受的方式,幫助青年從懵懂成長(cháng)為成熟的社會(huì )參與者,這種形式從某種程度上來(lái)說(shuō)緩解了青年群體從懵懂到成熟過(guò)程中的緊張、焦慮和恐懼。青年群體在參與到社會(huì )生活的過(guò)程中逐步提升個(gè)人能力、健全自身人格、擴大交流范圍,進(jìn)而逐步完善個(gè)人的社會(huì )參與者形象。

  一是青年亞文化的產(chǎn)生具有自發(fā)性功能。青年亞文化的形成一般是由年齡相近的青年群體通過(guò)相似的心理特征、社會(huì )觀(guān)察能力、價(jià)值判斷和選擇而構成的新時(shí)代青年價(jià)值文化。這種文化的產(chǎn)生不是社會(huì )階級壓迫或者刺激產(chǎn)生,不存在外力施壓的情況,同時(shí)也不屬于社會(huì )文化的必要組成,它是新時(shí)代青年群體通過(guò)個(gè)人判斷和群體現象發(fā)酵而自發(fā)產(chǎn)生的,屬于青年群體在社會(huì )發(fā)展中獨到的話(huà)語(yǔ)現象。以年齡為80、90后青年為代表,并呈現不斷擴張的趨勢,青年群體既是青年亞文化的創(chuàng )造者,同時(shí)也是文化的先行傳播者,但是傳播者的范圍并不局限于青年,隨著(zhù)互聯(lián)網(wǎng)新媒體的不斷發(fā)展和普及,更多的人加入到了青年亞文化的傳播者中,但其主體仍然是青年,具有鮮明的時(shí)代性。例如,80、90后以快樂(lè )男聲、快樂(lè )女聲等歌唱比賽和韓劇、韓星為代表的追星文化;以獨特風(fēng)格服飾奪人眼球的殺馬特風(fēng)格的非主流文化;以戲謔諷刺口吻、表情包等手段表達對社會(huì )特點(diǎn)和現象評論的表情表娛樂(lè )文化。

  二是青年亞文化本身還具備批判性功能。批判性是青年亞文化群體最顯著(zhù)的特征之一,正因為其存在的批判性,青年亞文化一度被公眾認為是偏離主流文化的邊緣文化。從誕生之日起,青年亞文化群就發(fā)布了年輕人特有的開(kāi)放、激進(jìn)、批判、邊緣和顛覆性的標簽。這種批評反映青年群體在青春期對熱點(diǎn)的關(guān)注,對社會(huì )的憤怒,對制度的不屑以及對主流文化的對抗,青年亞文化受到全球化進(jìn)程快速發(fā)展的影響,有著(zhù)屬于青年群體個(gè)性化的獨特性,表現為文化消費的狂歡,以消極對待父輩文化。例如,近年來(lái)出現的韓流和日流現象,是偶像亞文化的典型現象,我們國家的偶像文化并沒(méi)有韓流和日流發(fā)展的快速并且符合青年人的喜好,因此,他們不可避免地會(huì )與社會(huì )強加于成年人的文化發(fā)生沖突,這種批評也凸顯了游戲和發(fā)泄的特征;ヂ(lián)網(wǎng)新媒體時(shí)代娛樂(lè )、直播、游戲已經(jīng)成為年輕人游戲的一大特色,這種批評也體現在繁榮和持久的狂歡活動(dòng)中,無(wú)論何時(shí)何地,它也不希望屈服于社會(huì )宣傳的“主流文化”,所以與主流文化也形成了批判對抗的態(tài)勢。

  三是青年亞文化具有創(chuàng )新性功能。青年亞文化的思維模式具有典型的個(gè)性化特征,隨著(zhù)經(jīng)濟全球化的快速發(fā)展,社會(huì )發(fā)展更加開(kāi)放,也更加包容,體現在人們的思想也是高度開(kāi)放的。作為一個(gè)主要的青年亞文化群體,青年群體的思維方式突出了個(gè)性化的色彩,毫無(wú)疑問(wèn),在個(gè)性化思維模式下,青年群體的行為也體現出了屬于青年獨特的創(chuàng )新能力。高度發(fā)達的社會(huì )和當今社會(huì )不斷擴大的信息量導致了各種意識形態(tài)趨勢的泛濫,反映了個(gè)性突出、張揚夸張的年輕人群體的出現,我們可以從很多流行網(wǎng)絡(luò )新詞中找到這種創(chuàng )新,例如近兩年的流行詞語(yǔ),“剩女”,“同居”,“月光”,“低頭”等等,在生活中創(chuàng )新,在創(chuàng )新中生活,是新時(shí)代青年群體信奉的生活哲學(xué)。

  青年亞文化作為青年群體普遍認同的一種思想行為取向,對青年個(gè)體的成長(cháng)與發(fā)展有著(zhù)重要的意義。作為即將邁入成人社會(huì )的青年,對未知的世界充滿(mǎn)好奇但又迷?謶,亞文化以青年樂(lè )于接受的形式緩解了青年個(gè)體的緊張感和焦慮感,使青年通過(guò)積極參與、交流交往、尋找歸屬、健全人格,逐步習得成人社會(huì )的要求和規范。青年亞文化也通過(guò)形式上的抵抗來(lái)充分滿(mǎn)足青年的叛逆心理,使他們不甚成熟的思想和旺盛的精力得以宣泄,進(jìn)而減少了青年可能出現的越軌行為。青年亞文化正是以這種“形式上的參與和抵抗”在緩和排解青年情緒、幫助青年向成人社會(huì )平穩過(guò)渡方面發(fā)揮出獨特的作用。

  作者簡(jiǎn)介:卜建華:濱州醫學(xué)院馬克思主義學(xué)院教授,煙臺大學(xué)兼職教授,碩士生導師,主要從事青年亞文化與思想政治教育研究

初審編輯:路時(shí)川

責任編輯:劉佳琦

相關(guān)推薦 換一換